七旬罗大爷爱捡枯树根回家捣鼓成工艺品

时间:2021-09-0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北仑新闻网讯(记者 龚雯雯 通讯员 胡虹)人们常说朽木不可雕也。但在柴桥街道大溟村,却有一位老人,通过自己一双巧手的打磨雕刻,硬是将原本在山上、溪坑里废弃的枯木,变成

  北仑新闻网讯(记者 龚雯雯 通讯员 胡虹)人们常说“朽木不可雕也”。但在柴桥街道大溟村,却有一位老人,通过自己一双巧手的打磨雕刻,硬是将原本在山上、溪坑里废弃的枯木,变成了美观的茶几、花架、座椅等日常实用品。

  近日,记者在大溟村热心村民的指引下,来到这位老人的家中。他叫罗立忠,今年已七十岁。一走进罗师傅的家,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树木的清香,院子里,罗师傅拿着工具正在忙着对一段树根进行打磨加工。

  谈起为何会对这些废弃的枯木有了兴趣,罗师傅打开了话匣子。罗师傅告诉记者,他年轻的时候是木匠,从1961年拜师学艺,足足干了20多年。“做木匠分大木、小木,但我是什么都做。”罗师傅说,那时候大溟村村民家中的五斗橱、柜子等,还有现在村里还遗留的稍老一些的房子,木工活差不多都是他做的。因为手艺好,常常一个活还没结束,下一个就“排队”等上了。

  木匠不做后,罗师傅又在柴桥商业公司、个人机械厂上过班,还做过豆腐。直到2012年,他才居家休息。

  天天在家无聊,闲不住的罗师傅就开始到处跑。“有一次去福建武夷山旅游,在一家店里看到了用樟木做的茶几,当时觉得还挺好看,就随口问了价格,结果老板说送到宁波一口价要10万。”罗师傅回忆说。

  如此不菲的价格,罗师傅自然接受不了,不过从此他也对这种木制工艺品上了心。罗师傅说,后来他去宁波花鸟市场逛的时候,又看到不少类似的茶几、花架等。看得多了,手自然也痒了起来,“反正手艺也在,花那钱干嘛,不如自己做!”

  可是,原材料从哪里来呢?罗师傅说,在家休息后他一直很喜欢爬山,有一次在山上无意间看到了一段废弃的树根,样子张牙舞爪的,还蛮好看,就捡了回来。在家里简单地打磨上漆后,做成花架,在上面摆上花盆,竟跟之前在花鸟市场看到的差不了多少,这让他喜出望外。

  有了这次成功的试验,罗师傅每次爬山、散步时就上了心,按他的话说,一出门,眼睛不自觉地就在找树根。“要找的树根原材料,首先肯定是要那种废弃的,别人不要的,其次就是样子要有特点。”罗师傅说,2005年“麦莎”台风的时候,因为暴雨的冲刷,大溟村山上有一些枯树的树根、树枝被冲到了村里的溪坑里。这些“躺”在溪坑里的树料,在别人眼中可能不值一文,不过对他来说,简直就是宝贝了。“什么金柑树根、栗树根、杉木根,捡回了好几样。”罗师傅笑着说道。

  捡拾回来的树料,自然要经过一番加工了。罗师傅说,他加工的时候有一个原则就是追求自然,一般都是根据树料形状来定,尽量保持原状,不会大雕大刻,像做一个花架通常也就四五道工序,首先要把树料上多余的枝锯掉,然后自然晾干,其次就是定型,最后是打磨上漆,“树料有的话,做一个花架一天就够了。”

  记者在罗师傅的家里看到,除了大大小小的花架,还有用树根做的茶几、座椅等,造型各异,甚是别致。在其中一张茶几上,还细心地做上了茶盘。“这个茶几,孙子孙女都说好看,争着想要嘞。”罗师傅很是开心。

  眼下,捣腾这些捡来的朽木,已成了罗师傅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不过,他的这一爱好,一开始也遭到了家里人的反对,“投诉”最大的就是妻子了。“她主要是嫌捡回来的树根堆得院子到处都是,活做起来,又有灰尘。”罗师傅说,有时候他把捡来的树根晒在村口的广场上,也会惹得其他村民不解,都说他简直是吃饱了没事干,捡这种东西干什么。

  不过这些声音,罗师傅显然没有放在心上。这两年,为了捡树根,他几乎一有空就往山上跑,有一次他去昆亭附近的山上找,一时忘了时间,差点没赶上最晚回来的一趟公交车。“要是找到了形状好的枯木,那简直比捡到钱还开心。”罗师傅说,不过有些枯木也是可遇不可求的,没找到也没关系,就当是锻炼身体了。

  在交谈中,记者注意到,罗师傅的手上还有几道疤痕。罗师傅说,这是打磨树根的时候不小心划开的,“年纪大了,眼睛总是有些不太好使了。”

  罗师傅告诉记者,因为捣腾枯木,他还结识了一位40多岁的年轻朋友,现在两人几乎成了“忘年交”,有时候上山找废弃的树根,他力气不够拿不动,这位朋友就帮着一块儿扛,回来再一起研究,现在感觉每天的生活过得格外有劲,“只要干得动,我肯定还会继续做下去。”